<address id="znt9t"><listing id="znt9t"><nobr id="znt9t"></nobr></listing></address><form id="znt9t"><listing id="znt9t"></listing></form>

                  <address id="znt9t"></address>

                            <address id="znt9t"><listing id="znt9t"><nobr id="znt9t"></nobr></listing></address><form id="znt9t"><listing id="znt9t"></listing></form>

                              <address id="znt9t"></address>

                              | 收藏本站

                              設為首頁 国产一妓女国产一级毛片,AV片观看软件下载网站入口,小莹与公翁熄粗大第八章

                                  電力行業資訊工作者群號:834369874  投稿郵箱:  chinaepi@vip.163.com
                                  網站首頁 >> 圖片資訊 >> 文章內容

                                  時隔18年電力缺口重現?能源結構性矛盾是核心問題

                                  [日期:2020-12-25]   來源:第一財經  作者:   [字體: ]

                                  最近,國家電網湖南電力公司的員工都很忙。“我們每天都要向上級部門匯報當天的用電數據,而這在平時是不需要的。”此外,他們還需要用大量的時間和精力和用電企業協商有序用電。

                                  忙碌的背后,是湖南供電緊張的現實。幾天前,湖南啟動了有序用電(亦稱“拉閘限電”)。同樣加入有序用電的,還有江西、浙江等地。

                                  上一次國內出現規;“拉閘限電”還是在2002年,當時,全國共有12個省份執行“拉閘限電”。不同的是,當時全國發電裝機容量只有3.6億千瓦,如今這一數字已飆升到21億千瓦。

                                  過去近20年,全國發電裝機容量增長了6倍多,且長勢仍在繼續,“開三停四”、用電高峰期“路燈開一半”的局面為何重演?從業界受訪者的觀點來看,這背后隱含電力能源結構的問題,包括發展內陸核電在內的結構調整值得關注。

                                  多地“限電”

                                  為何要“有序用電”?顯見的原因是,在不可擴增的負載內,當地用電量出現了較大增長,用電缺口無法填補。

                                  12月2日,湖南省發改委、省應急廳聯合召開湖南電力迎峰度冬動員暨防凍融冰視頻會議,預計2020~2021年迎峰度冬期間,最大可供電力3000萬千瓦,存在300萬~400萬千瓦電力缺口。

                                  12月14日,來自湖南方面的官方數據顯示,湖南全省最大負荷已達3093萬千瓦,超過冬季歷史紀錄,日最大用電量6.06億千瓦時,同比增長14.1%,電力供應存在較大缺口。國家電網的數據顯示,湖南的用電負荷還在增加。

                                  除湖南外,浙江全省最高用電負荷在12月14日達到7931萬千瓦,日用電量達到15.9億千瓦時,均創入冬以來歷史新高。

                                  江西同樣創造了年內歷史紀錄。12月14日,江西統調用電負荷創歷史新高,達到2547.5萬千瓦,電力供需形勢嚴峻。截至12月18日,受持續低溫雨雪天氣影響,江西電網用電負荷急劇增長,連續五天最高用電負荷同比增長34%。

                                  國家能源局在12月14日發布的數據顯示,中國全社會用電量11月為6467億千瓦時,同比增長9.4%。其中,國家電網經營區11月全社會用電量5050億千瓦時,同比增長9.1%,增速創27個月以來新高。

                                  需求突增的原因與經濟提速正相關。

                                  “近期監測我們就感到受工業生產高速增長,以及低溫寒流疊加的影響,導致了現在電力需求超出預期,形成一種高速的增長。”12月21日,在國新辦舉行的《新時代的中國能源發展》白皮書新聞發布會上,國家發展改革委秘書長趙辰昕在回應記者有關最近湖南等地出現電力缺口時提到,12月以來,湖南、江西用電需求增速高,在全國位居前列,浙江的增速也位居東部省份前列。

                                  國網能源研究院相關專家認為,12月,國民經濟持續向好,“六穩”“六保”任務落實成效進一步顯現,采暖負荷也將伴隨氣溫走低持續釋放,綜合考慮經濟、氣溫等因素,預計國家電網經營區全社會用電量將繼續保持較快增長。

                                  以湖南為例,11月規模以上工業增加值同比增長7.4%,1至11月同比增長4.3%,比全國平均水平高2%。

                                  而江西和浙江11月規模以上工業增加值同比增長分別為7.9%和11.9%。其中,浙江1至11月同比增長4.8%,是全國平均水平的2倍多。

                                  中國電力企業聯合會此前預測,四季度,華中、南方區域部分省份電力供需偏緊,主要是湖南、江西、廣西在用電高峰時段電力供應偏緊,可能需要采取有序用電措施。

                                  浙江“限電”原因在于沖刺“十三五”能源“雙控”和“減煤”目標。

                                  能源“雙控”是指控制能源消費強度和消費總量,“減煤”指削減煤炭消費總量。根據國務院此前下發的《關于印發“十三五”節能減排綜合工作方案的通知》,浙江省“十三五”能耗強度降低目標為17%、“十三五”能耗增量控制目標為2380萬噸標準煤。為完成“雙控”目標,浙江個別城市早在今年8月已進行一定程度的“限電”。

                                  來自國家發改委的信息顯示,湖南、江西省政府相關的部門正在按照制定的預案,有計劃地壓減了一部分工商業企業的用電,來確保電力供需平衡、確保居民用電需要。同時,國家發改委和國家能源局會繼續指導各地電力企業,共同做好冬季能源保障的各項工作。

                                  但多數受訪者認為,未來的情況似乎也不容樂觀。根據業內人士預測,四川、重慶、江蘇、云南、湖北、廣東等地,“十四五”時期電力同樣將出現缺口,供應形勢嚴峻。

                                  國家電網湖南省電力公司最近表示,未來五年,湖南用電負荷仍將保持較快增長,全社會用電量將達到2600億千瓦時、最大用電負荷達到5400萬千瓦,現有供電能力已無法滿足需求。

                                  “捉襟見肘”的煤電

                                  綜合各地情況來看,煤電(火電)供能不足是造成電力缺口的主要原因之一。而煤電恰恰是目前國內多數省份的主力電源。

                                  長沙供電公司新聞發言人吳東琳分析,湖南全省比往年提早一個月入冬,且受燃煤(即“電煤”)減少、水庫水位下降、風力發電受冰凍影響無法有效發電以及外來電減少等影響,供電形勢較為嚴峻。這其中,火電(煤電)所面臨的困難尤為明顯。

                                  就湖南而言,除了官方公布的岳陽電廠、寶慶電廠機組因為故障而無法正常發電之外,國家電網湖南電力公司一位知情人士向第一財經1℃記者介紹,耒陽電廠兩臺裝機容量共42萬千瓦的機組正在進行延期服役改造,但因改造尚未完成而無法發電。

                                  這位知情人士同時向第一財經1℃記者透露,目前湖南14家統調火電企業的電煤庫存并不多,大約只有300萬噸。此前,湖南省發改委有關負責人表示,這些火電企業的電煤庫存能夠基本滿足近段時間的用煤需求。

                                  華南地區某發電企業燃料部負責人則向媒體表示,限電與湖南“捉襟見肘”的用煤形勢有關。“湖南每年需要從外省調入6000萬~7000萬噸煤炭,原先湖南本地還有2000萬噸左右的產量,近年來湖南本地煤礦全都關停;近兩年湖南省每年只有50萬噸進口煤指標,且只減不增。”

                                  第一財經1℃記者從中國五大大發電集團之一的大唐集團獲悉,近日,大唐華銀株洲發電有限公司根據機組高負荷用煤的需要,派出6名調運人員到山西、陜西等地駐守已20余天,目的是“落實電煤供應、鐵路運力,并緊盯電煤發運工作”。

                                  作為主力電源,當前湖南省統調煤電機組已全額并網。數據顯示,“十三五”期間,湖南省“長株潭”地區用電負荷年均增速達10%以上,但電源裝機容量幾乎未變;2016年至2019年,由于淘汰落后小機組等原因,湖南省內火電裝機容量不升反降,從2322萬千瓦掉至2300萬千瓦以下,至少砍掉了22萬千瓦。

                                  和湖南一樣,煤電依舊是全國多數省份的主力電源。中電聯相關負責人此前介紹,煤電發電量占全國發電量的65%,長期以來在電力系統中承擔著電力安全穩定供應、應急調峰、集中供熱等重要的基礎性作用。

                                  但煤電自身面臨的煩惱頗多。

                                  11月全國的進口煤炭為1167萬噸,同比下降43.8%,煤炭的交易價格則在持續上漲。國家發改委新聞發言人孟瑋在12月16日表示,今年冬季,受電力、鋼鐵、建材等行業用煤需求旺盛、氣溫偏低采暖用煤有所增長影響,煤炭需求較前幾年增加較為明顯。

                                  自2016年以來,煤炭行業逐步落實國家“去產能”、“控產量”政策,從而抬高了煤炭價格。受此影響,煤炭價格中樞持續上移。其中,動力煤2018年均價647元/噸,中樞價格連續第三年上移。

                                  “這意味著,煤電企業發的電越多,成本就越高,甚至虧本。”國內某發電集團一位內部人士在接受第一財經1℃記者采訪時說。數據顯示,包括五大發電集團火電業務在內的全國火電廠,連續幾年出現虧損甚至虧損面擴大的情況。

                                  “煤價的高漲,直接影響到煤電企業的積極性。”國內某發電集團一位內部人士說。

                                  據媒體披露,湖南“十三五”期間規劃并核準了660萬千瓦火電裝機容量,但卻無一投產。

                                  廈門大學中國能源政策研究院院長林伯強在接受第一財經1℃記者采訪時分析稱,解決煤電虧損需要從“市場煤計劃電”和煤電矛盾的體制、機制性問題入手,統籌提出解決辦法。

                                  結構性矛盾

                                  事實上,近年來多個省份已經在布局和發展煤電之外的其他電源,以湖南為例,單就裝機容量來看,如果包括煤電在內的各類供電源能夠正常運轉,那么當地的電力缺口或許不會存在,但事實并非如此。

                                  多位受訪者認為,能源結構問題正是出現電力缺口的癥結所在。以湖南省為例,在主力電源的火電之外,該省近年力推可再生的清潔能源,但從現實情況來看,其中也突顯了資源配備不合理、布局未考慮因地制宜等問題。

                                  根據國家電網湖南電力公司統計,截至2019年底,湖南省內清潔能源裝機規模為2594萬千瓦,占全省總發電裝機容量的54.8%,其中水電裝機1744萬千瓦,新能源規模達850萬千瓦;湖南每10度電中有5.1度電來自清潔能源,清潔能源電量占比排名全國第四。

                                  但現在,受特殊的天氣等一系列因素的影響,水電、風電和光伏等可再生清潔能源,無法穩定替代作為主力的煤電。

                                  作為水電大省,湖南水電裝機容量為1492萬千瓦,占比31%。夏季豐水季,水電大發,因此2020年夏季的電力缺口較小。但到了冬季的枯水期,水庫水位下降,水電便無法正常發電。

                                  在風電和光伏方面,第一財經1℃記者根據官方資料梳理發現,從2015年至2019年4年間,湖南省風電和光伏裝機分別增長了262萬千瓦和306萬千瓦。但上述國家電網湖南電力公司知情者告訴第一財經1℃記者,受到冬季冰雪天氣影響,風電風葉敷冰,無法正常發電。據其透露,在當前的極端天氣下,湖南大約有400萬~500萬千瓦的風電無法正常發電。

                                  國內某發電企業的一位中層也向第一財經1℃記者表示,目前湖南有不少風電場因為風葉敷冰而無法正常運轉。

                                  華北電力大學教授袁家海教授認為,從一定意義上看,電力供應不可能一直是“十二五”和“十三五”前期非常寬松的狀態,適度偏緊有利于暴露當前電力供應的深層次結構性矛盾,可以加速、倒逼電力改革和轉型進程。

                                  此次多地出現大面積限電的情況,袁家海教授及其團隊,早在今年6月23日發布的《中國電力安全經濟性分析和保障路徑研究》中已做過預測。該研究指出,解決尖峰負荷缺口的關鍵已不在于繼續擴大煤電裝機規模,而要從電力系統的整體角度出發,優化電力供應結構,在根源上解決電力缺口問題。

                                  隨著本輪“限電”情況出現,關于是否應該在內陸省份上馬核電項目的討論又一次被提及。

                                  在近幾年的全國“兩會”,湖北、湖南、江西等省份多次提交盡快重啟內陸核電項目的提案和建議。這些提案和建議認為,核電作為一種安全清潔高效的能源,是解決能源需求、保障能源安全的重要支柱,并且對于優化產業結構、推動地區經濟發展能夠發揮重要作用。

                                  第一財經1℃記者根據官方資料梳理發現,除湖南、江西和湖北之外,河南、河北、四川、貴州、重慶、安徽、吉林和黑龍江等十余個內陸省份也在布局內陸核電。與此同時,廣東、福建等沿海省份的內陸城市也在布局核電。

                                  中國核能行業協會6月16日發布的《中國核能發展報告(2020)》認為,“十四五”期間穩步推進中部地區核電發展,推動湖南、湖北、江西等中部省份比較成熟的核電項目建設,是解決中部地區電力需求問題的戰略選擇,對促進長江經濟帶、中部崛起等國家重大戰略的實施具有長遠意義。

                                  從全國能源結構來看,中電聯的數據顯示,截至2019年底,全國全口徑非化石能源發電裝機容量8.4億千瓦,占總裝機容量的比重為41.9%。分類型看,水電3.6億千瓦、核電4874萬千瓦、并網風電2.1億千瓦、并網太陽能(光伏)發電2.0億千瓦、火電11.9億千瓦。由此可見,核電尚有較大的發展空間。

                                  然而,內陸核電的安全性一直是中國社會關注的重點。“‘十四五’期間,內陸核電能否有機會投建依舊是一個未知數。”國內某核電集團的一位中層在接受第一財經1℃記者采訪時說。



                                  分享到:
                                  0


                                  投稿QQ:  點擊這里給我們發消息 657228951 投稿郵箱: chinaepi@vip.163.com




                                  電力工業網:此資訊系轉載電力工業網在線合作媒體或互聯網其它網站,電力工業網登載此文出于傳遞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著贊同其觀點或證實其描述。文章內容僅供參考。